信息公告
抓住機遇求真務實 努力開創網絡司法拍賣工作新局面  2016/9/25 已被閱讀 1219 次

    
                       抓住機遇求真務實 努力開創網絡司法拍賣工作新局面
                                           最高人民法院 皮侃鄭
                                  (作者系分管司法拍賣司輔辦主任) 
                                        《中國審判》2016.17期
編者按
     自2012年初全國法院深化司法拍賣改革工作會議提出利用互聯網開展司法拍賣以來,部分法院積極探索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為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范圍內推行和規范網絡司法拍賣奠定了實踐基礎。2015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加強和規范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201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規范體系基本成型。全國法院正抓住機遇,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借鑒先行先試法院的成功經驗,結合自身實際,求真務實,努力開創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工作新局面。
2012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在重慶召開全國法院深化司法拍賣改革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利用互聯網開展司法拍賣工作的方向,開通了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會議要求全國法院在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發布司法拍賣信息,并鼓勵地方法院結合各地實際探索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目前,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已經成為全國法院發布司法拍賣信息的統一網絡平臺,到2016年6月,已累計發布司法拍賣信息30萬余條,發布工作公示近12萬條,累計訪問量突破8500萬人次,日平均訪問量穩定在7萬人次左右。部分法院積極嘗試開展形式各異的網絡司法拍賣,取得了顯著成效,2015年全國法院網絡司法拍賣成交額已占總成交額的30%。通過這些法院的網絡司法拍賣嘗試,我們形成了基本共識,積累了正反兩方面的經驗,發現了主要問題,為最高人民法院出臺既具有引領作用又符合工作實際的規范性文件奠定了良好的實踐基礎。同時,各地法院的不同做法也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和爭論,導致大多數尚未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法院猶豫不決、徘徊觀望。
在此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準確把握形勢發展需要,在充分調研和聽取各方面意見的基礎上,經2015年第11次院長辦公會議討論通過后,及時出臺《意見》,明確了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工作應該堅持的方向和原則。2015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下發法[2015]384號通知,要求各地法院認真貫徹執行《意見》。201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規定》(法釋[2016]18號),從操作層面對網絡司法拍賣進行規范。人民法院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規范體系業已基本成型,在全國范圍內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的條件已經成熟。
對于第一批“吃螃蟹”的先行先試者,他們勇于創新,敢于擔當,起到了很好的引領示范作用,我們要為他們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喝彩。對于其他還未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法院,過去的觀望等待可以理解,畢竟各地法院領導班子和工作人員配備情況不一樣,各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一樣,各地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環境和條件不一樣,大家謹慎一點,步子邁得小一點也無可厚非。現在工作方向和路徑已經明確,這些法院不能再等再看,要積極行動起來,要有擔當意識,不怕出差錯,就怕不作為。要有看齊意識,要向網絡司法拍賣起步早、運作規范的法院看齊,虛心向他們學習,借鑒其成功經驗,嚴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開展工作,迎頭趕上,補齊短板。做得好的法院也要有大局意識,主動熱情地幫助兄弟法院推進工作。下面就開展網絡司法拍賣過程中不能回避的主要問題進行梳理分析。
一、關于人民法院司法拍賣工作方向的問題
(一)利用互聯網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是方向
對于人民法院司法拍賣工作的方向,全國大多數法院已經形成共識,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規范文件也已明確要求,那就是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網絡司法拍賣有兩個方面的涵義,一是利用互聯網平臺發布司法拍賣信息,實現信息披露的最大化;二是通過網上報名、網上競價、網上結算,實現司法拍賣操作全程的信息化。互聯網信息技術發展至今,已經融入我們經濟社會的各個領域,與人們的工作生活密不可分,利用互聯網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是順應歷史發展潮流的必然之舉,是在人民法院司法拍賣領域踐行中央提出的“互聯網+”號召的具體體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意見》第二十四條明確要求:“加大司法拍賣方式改革力度,重點推行網絡司法拍賣。”出臺《意見》和《規定》,是貫徹落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意見》的具體舉措。開展網絡司法拍賣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是公正司法、司法為民的本質要求,是實現依法、公開、公平、便民的司法拍賣工作目標的重要保證。
互聯網具有開放、透明的天然特性,利用互聯網開展司法拍賣,可以實現信息披露的最大化和操作過程的公開透明,能有效防止傳統司法拍賣中信息不對稱、易被人為操控的弊端,便于接受社會各界對司法拍賣的監督,是人民法院以司法公開促司法公正的有效舉措。
互聯網還具有不受時空限制、傳播快捷廣泛、人人機會均等的天然特性,利用互聯網開展司法拍賣,可以打破時空限制,方便有競買意向的人民群眾參與司法拍賣,保證所有人能夠機會均等地參與司法拍賣活動,體現了人民法院司法為民的宗旨。
2.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是提高司法拍賣效率的需要。
當前,人民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十分突出,傳統司法拍賣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時間周期長,效率不高。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流程節點清晰可控,實現網上搖號、網上公告、網上報名、網上競價和網上結算,大大減少了文來文往、人來人往的拖沓和扯皮,可以縮短時間流程,將大量人力、物力從繁瑣的拍賣事務中解脫出來,切實提高司法拍賣的效率。因為操作規范透明,還可有效減少糾紛,減少了調處糾紛的工作量。
3.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是降低司法拍賣成本的需要。
司法拍賣從啟動依據來看雖然帶有公權力的特性,但就具體拍賣過程而言也是一種交易行為,和商業拍賣一樣也有成本。委托拍賣通過收取一定數量傭金的方式來支付社會專業機構的服務費用,法院自主拍賣則由法院承擔司法拍賣成本。長遠來看,由于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開展網絡司法拍賣,可以有效降低運作費用,從而逐步推動司法拍賣成本的下降。其一,隨著網絡司法拍賣的常態化,隨著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及相關網絡平臺知名度的不斷提升,人民群眾會逐漸養成上網尋找潛在競拍標的物的習慣,法院或社會專業機構可以逐步減少甚至停止在紙媒上發布收費不菲的拍賣公告,減少相關費用;其二,隨著網絡司法拍賣的逐步規范和社會誠信水平的逐步提升,對于一般性的、標準化的拍賣標的物,競買人可以方便、信賴地從網上了解情況后參與競拍,不再需要到現場勘驗競拍標的物,法院或社會專業機構可以節省管理和陪同勘驗標的物產生的相關費用;其三,最顯著的一點是,可以省去建設和維護現場拍賣場所的龐大費用。
(二)各地法院可根據工作實際保留少量的現場拍賣
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是司法拍賣工作的方向,這一大趨勢得到了廣泛認可,已不可逆轉。但各地的探索實踐表明,現階段并非所有的待處置資產都適合上網拍賣,如農村宅基地、古玩和藝術品等。各地法院應該遵循實事求是的原則,研究歸納適合網絡拍賣的資產種類和范圍,適合網絡拍賣的上網拍賣,少數不適合網絡拍賣的仍可采取現場拍賣方式拍賣。另外,少數信息化發展水平較低、尚不具備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條件的地區,可以量力而行,逐步推進。上海、廣西等部分法院,考慮到不少人民群眾仍有到現場參與拍賣的習慣和需求,采取了“網絡+現場”的聯動拍賣方式,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二、關于網絡司法拍賣模式選擇的問題
(一)需要澄清的關于司法拍賣的幾個概念
說到司法拍賣尤其是網絡司法拍賣,目前不少人乃至地方法院不少領導都有一些概念性的模糊認識,如將法院自主拍賣等同于網絡司法拍賣,將委托拍賣等同于傳統拍賣,認為網絡司法拍賣就是“淘寶拍賣”等。就本質而言,對司法拍賣有兩種分類,有兩對對應的概念:一是委托司法拍賣與自主司法拍賣。凡是將司法拍賣具體事務委托給社會專業機構操作,法院負責監督指導的,不論司法拍賣是采取現場拍賣方式還是網絡拍賣方式,都屬于委托司法拍賣;凡是由法院自己承擔司法拍賣具體事務,無社會專業機構參與的,不論采取現場拍賣方式還是網絡拍賣方式,都屬于自主司法拍賣。二是網絡司法拍賣與傳統司法拍賣(現場司法拍賣)。凡是利用互聯網開展司法拍賣的,不論是委托給社會專業機構還是由法院自主操作,都是網絡司法拍賣;凡是只利用現場拍賣場所開展司法拍賣的,不論是由社會專業機構受托進行還是法院工作人員自己擊槌操作,都是傳統司法拍賣或稱現場司法拍賣。
在網絡司法拍賣的環境下,對應的模式選擇實際上就是:要么選擇委托前提下的網絡司法拍賣(委托網拍模式),要么選擇自主前提下的網絡司法拍賣(自主網拍模式)。網絡平臺只是人民法院開展司法拍賣的一種技術依托,利用哪個網絡平臺開展司法拍賣,并不能決定司法拍賣的模式,法院可以在淘寶網絡平臺進行自主司法拍賣,也可由受法院委托的社會專業機構在淘寶網絡平臺進行委托司法拍賣,對其他網絡平臺也是如此。網絡平臺為司法拍賣提供的實質上只是一個虛擬的拍賣場所。
(二)網絡司法拍賣模式的選擇
對于網絡司法拍賣模式的選擇,最高人民法院持開放的態度,在有所倡導的情況下實際上將選擇的自主權下放給了各高級法院,由各高院根據轄區的具體情況決定采取符合實際的網拍模式。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轄區內各中院情況差異較大的,各高院也可考慮允許其選擇不同的網拍模式。
網絡司法拍賣的具體工作可分為線上和線下兩個部分。線上部分包括網上公告、網上報名、網上競價、網上結算等,這個部分主要在網絡平臺上按預定程序自行完成,對委托網拍和自主網拍而言都是一樣的,二者沒有實質差別。線下部分包括拍賣公告制作發布、拍賣標的物影像資料錄制、標的物管理、接受咨詢、陪同意向競買人勘驗標的物、特殊標的物招商宣傳等,兩種網絡司法拍賣模式的差異主要體現在這個部分,委托網拍就是將這些線下事務委托給社會專業機構操作,自主網拍就是由法院自己的工作人員負責完成這些線下事務。開展委托網拍,法院的主要職責是選定合適的社會專業機構,然后監督指導該專業機構和網絡平臺提供方,做好線下服務并完成線上拍賣。開展自主網拍,則由法院自己負責線下服務并與網絡平臺提供方一起完成線上拍賣。客觀而言,二者各有利弊,具體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自主網拍由法院工作人員自己完成網拍線下事務,與委托網拍相比,少了委托社會專業機構的環節,在理想狀態下,能夠提高工作效率。
2.網絡司法拍賣的線下工作,就屬性而言基本上是服務性工作,從做好工作的動力來看,自主網拍模式下,法院工作人員要做好這些工作,主要靠責任和覺悟,因為拍賣結果與法院工作人員個人利益并無直接關系。委托網拍模式下,社會專業機構做好這些工作的動力則來自于市場競爭的壓力和直接與拍賣結果相關的利益驅動。機構要經過行業協會的考核評級才能獲得參與司法拍賣的資格,獲得資格后還要經過隨機搖號才能得到真正參與司法拍賣的機會。如果在操作過程中有違規、違法行為還會被取消繼續參與司法拍賣的資格,所以機構對獲得的每一次參與司法拍賣的機會通常都會非常珍惜,會盡力做好相關工作。另外,在收益方面,司法拍賣成交則機構能夠獲取傭金,不成交則無傭金,且傭金的多少也與成交價格有關。大家都清楚,對一般的正常人而言,靠責任和覺悟形成的工作動力通常都難以持久,這在實際工作中也得到了驗證。另外,為了節省人力、物力成本,大多數開展自主網拍的法院都將競買人勘驗標的物“隨到隨看”的慣例改成了定期集中勘驗,這不但給部分意向競買人帶來了不便,也給競買人串標創造了機會。從長遠來看,符合市場規律的做法才能保持長久的生命力。
3.網絡司法拍賣的成本也主要體現在線下服務方面,采取自主網拍的法院,成本實質上要由法院自己承擔,需要增加一定的工作人員并負擔拍賣公告發布、拍賣標的物影像資料錄制、標的物管理、陪同意向競買人勘驗標的物等產生的財務費用。采取委托網拍的法院,不需要增加工作人員。隨著法院工作信息化水平的不斷提升,甚至還有可能減少相關工作人員,法院不需要承擔任何費用。隨著網絡司法拍賣的推行,拍賣成本將大幅降低,社會專業機構收取的司法拍賣傭金,將會在目前平均1.5%的水平上逐步下降。
選擇自主網拍的法院必須審慎評估自己負擔必須增加的人力、物力成本的能力,并切實加強管理教育和專業能力培訓,確保法院負責網拍線下服務的工作人員長期保持良好的服務水平和工作責任心。選擇委托網拍的法院則要制定規范嚴謹的操作細則,確保法院、社會專業機構與網絡平臺之間配合順暢,盡可能提高工作效率。
三、關于網絡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選擇的問題
對于大家頗為關注的網絡司法拍賣網絡平臺選擇問題,《意見》未作強制規定,將選擇權下放給各高級法院,只規定全國法院必須在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發布司法拍賣信息,并要求各高院選擇的網絡平臺與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相互鏈接。要求各地法院選擇的網絡平臺與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鏈接,一方面是基于人民法院訴訟資產網已經是全國最具權威的司法拍賣信息統一發布平臺,與其他網絡平臺對接能夠資源共享,產生聚合效應;另一方面也便于最高人民法院對全國法院網絡司法拍賣進行監督和指導。《規定》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將建立網絡平臺名單庫,由申請執行人從名單庫中選擇網絡平臺開展司法拍賣,未選擇或者多個申請執行人選擇不一致的,由人民法院指定。從實際操作層面而言,各地法院最終選擇在哪個網絡平臺上完成司法拍賣仍然是由各高院或中院按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要求決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網絡平臺選擇的規定,充分體現了遵循市場規律的思維方式。司法拍賣從總體上看是一種司法行為,具有公權力的特性,但就拍賣競價過程而言,是一種交易行為,又具有市場特性。是市場交易行為,就應該遵循市場規律,過去那種靠行政強制手段指定網絡平臺的做法已經不能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參與司法拍賣的網絡平臺,必須接受市場競爭的洗禮,經過優勝劣汰,那些技術過硬、服務優質、安全可靠的平臺將成為最終的贏家。《意見》和《規定》對網絡平臺的準入條件作了相應的規定,要求各高院選擇具有信息發布、網上報名、網上競價、網上結算等功能且運作規范、安全可靠、服務優質的網絡平臺開展網絡司法拍賣。各高院在選擇網絡平臺時,要嚴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把好關,要摒棄本位主義和地方保護主義,本著有利于法院開展網絡司法拍賣、有利于人民群眾參與網絡司法拍賣的原則,認真審慎地作出選擇。各網絡平臺提供方也應該拋棄過去那種找路子、托關系的舊思維模式,扎扎實實練好內功,以過硬的技術底蘊、優質的服務水平、可靠的安全保障贏得用戶好評,才能在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在選擇網絡平臺的時候,不能機械地僅以覆蓋人數、點擊量等數字指標來衡量網絡平臺的優劣,要區分網絡平臺的類型分別看待。因為綜合商業類網絡平臺與專業類網絡平臺的服務對象不同。綜合商業類網絡平臺訪問者大多不能有效轉化為司法拍賣的意向競買人,即使有些訪客因為好奇點擊司法拍賣頻道,轉化為意向競買人的可能性也極低。而資產處置或司法拍賣專業網絡平臺的訪客,其訪問網絡平臺的目的比較明確,轉化為意向競買人的概率則要大得多。經過有序的市場競爭洗禮,預計在全國會形成幾個優質的網絡司法拍賣平臺,既能營造持續的競爭氛圍,又能保持適度的規模優勢,更好地為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服務。
四、關于人民法院內部分工協作、相互監督的問題
近年來,絕大多數人民法院將司法拍賣具體操作環節從執行部門剝離出來,由司法技術輔助部門與執行部門分工配合共同完成司法拍賣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這一舉措是人民法院總結多年來處置涉訴資產經驗與教訓后作出的正確選擇。它有效地分解了過度集中、不易監督的執行權,起到了防腐“隔離帶”和”“防火墻”的作用,從根本上改變了執拍不分時貪腐案件頻發的被動局面,是人民法院塑造公正廉潔形象的重要舉措。無論是傳統司法拍賣還是網絡司法拍賣,由一個部門甚至是一個人以一條龍操作方式負責實施拍賣事務,都將給人為操控留下較大的隱患空間。理由很簡單,知道真相的人越多,操控的難度就越大。這一做法,在理論上符合分權制衡原理,在實踐中得到了有效驗證,應該長期堅持。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一貫要求,經過長期的實踐探索,各地法院司法技術輔助部門與執行部門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關于涉訴資產處置變現償付的分工協作程序:執行部門負責查封、扣押涉訴資產,查明附著在資產上的瑕疵、權利等,提起或中止、撤銷司法評估、拍賣程序;司法技術輔助部門按照執行部門的要求負責評估、拍賣具體事務;執行部門認可評估、拍賣結果后出具裁判文書并完成執行款物的交付。在執行部門與司法技術輔助部門之間形成了分工協作、相互監督的工作關系。在人民法院信息化工作取得長足發展的今天,只要內部案件辦理流程設置合理,關鍵節點把控得當,兩個部門之間的配合完全能夠實現既高效流暢,又相互制約。司法技術輔助部門要牢固樹立服務審判、執行工作大局的理念,規范開展司法拍賣,密切配合執行部門優質高效地完成涉訴資產的處置工作,為人民法院在兩到三年內基本解決“執行難”作出應有的貢獻。
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的方向已經明確,號角已經吹響,希望全國法院抓住機遇,凝心聚力,共謀發展,開創網絡司法拍賣工作新局面。今年是在全國法院全面推行網絡司法拍賣的開局之年,我們要開好頭,起好步,既要保證速度和效率,又要做到規范和有序,開展工作既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又要符合自身實際,不唱高調子,不搞花架子,扎扎實實,穩步推進。
 
 
[上一條]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拍賣企業等級評估委員會2017年第一次全體會議在京舉行 [下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
地址:福州市鼓樓區南街街道楊橋東路19號衣錦華庭一期一號樓302室 郵編:350001 版權所有 福建方圓拍賣有限公司

電話:0591-87511351 87511513 傳真:0591-87534343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qfulcy.tw
郑州娱乐场所小姐